首页   >    商品   >    正文

心平气和看油价:年内高点或已出现

来源:华尔街见闻 2018-05-27 14:03:36

今年以来,伊朗与其在中东地区的传统对头——沙特和以色列摩擦不断:沙特与伊朗为争夺地区影响力与控制权已然水火不容,3月30日沙特王储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直接呼吁国际社会对德黑兰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

  中金网汇信APP讯 : 地缘政治、制裁伊朗与美国石油出口:原油价格的高点和中枢在哪儿?

  1.地缘政治

  今年以来,伊朗与其在中东地区的传统对头——沙特和以色列摩擦不断:沙特与伊朗为争夺地区影响力与控制权已然水火不容,3月30日沙特王储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直接呼吁国际社会对德黑兰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由于核计划实施带来的潜在威胁与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介入,以色列也视伊朗为心腹大患,并在5月1日的议会中通过关于授权宣战法律的修正案:在极端情况下,仅需要内塔尼亚胡总理和国防部长利伯曼批准就可以发动战争。

145.jpeg

  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为履行协议而放弃的所有对伊朗的制裁,中东产油区紧张局势到达高潮。2012年对伊朗的制裁导致伊朗每180天减少20%的产量,基于伊朗目前的原油出口量260万桶/天,此次制裁每180天的产量减少预计为50万桶/天(260*0.2)。

  基于此前高盛对库存和布伦特原油期限价差的历史关系测算,估计到年底前这种0.5百万桶/天的供应减少,将支持布伦特油价上涨6.2美元/桶。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前一周的油价约为72.82美元/桶(5月2日数据),因此当布伦特油价达到79美元/桶以上时,我们认为油价就已经“充分定价”了伊朗原油出口受到制裁的因素。除非中东发生大规模局部战争破坏了原油供给或运输管道,否则80美元以上的布伦特油价将是年内高点。

图1:中东产油区目前地缘政治状态

资料来源:中金网,天风证券研究所

  美国对伊朗制裁宣布后,该协议的其他签署方包括欧洲,俄罗斯和伊朗重申支持该协议。这表明制裁最终对伊朗产量的影响可能比美国暗示的更为有限(2012-15年下降100万桶/天)。但欧洲和俄罗斯的支持既不足以抵消美国的强硬立场,也无法改变美国单边制裁的效果(尤其是考虑到美国制裁最近对俄罗斯铝业公司的影响)。

  伊朗核问题对国际油价历来都有显著影响。2002年中旬,受伊朗核问题争端升级和OPEC减产影响,油价持续走高。2005年8月,2006年1月的上涨以及2008年8月的反弹都与伊核问题密切相关。其中,2005年8月伊朗拆除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其核设施上的封条,伊核问题紧张,引起油价上涨;2006年1月伊朗重启铀浓缩活动引发油价上涨;2008年8月由于伊朗拒绝签订所谓P5+1条款导致油价上涨。

  但重要的是,即使伊朗原油出口大幅下滑,也不会减少全球原油供应量。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说美国已与各方进行对话,愿意增加石油供应以抵消伊朗的损失。沙特阿拉伯能源部发表声明说在美国决定退出后,沙特承诺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并将与欧佩克内外的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合作,以遏制任何供应短缺。而在上一轮对伊朗制裁期间(2012-15),沙特阿拉伯增加了石油产量。

  2.美油出口和轻质油需求

  在2018年全球出口放缓的情况下,美国出口依靠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输出在今年继续保持较强动能。考虑到特朗普政府与各国的双边贸易谈判诉求,结合美国对伊朗原油禁运的制裁,用美国石油替换伊朗减产的原油出口份额作为美国对中、欧、日、韩等国的贸易谈判的条款,可能成为特朗普缩减贸易逆差的重要手段,而这将替代掉传统能源输出国家的出口份额。

图2:美国原油从17年1月的80万桶/天飙升至18年2月的170万桶/天

资料来源:EIA,天风证券研究所

  目前,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家。依据OPEC预测,至2018年末,中国原油消费占世界原油消费比例将提升至13.08%。可是,2017年中国仅有1.85%的原油进口来自美国。根据5月15日至19日刘鹤副总理赴美进行贸易谈判的结果,未来中美双方将在能源领域加强合作,中国对美原油进口将大幅提升。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未来3-5年中美能源产品贸易额将达到500亿-600亿美元之间。这意味着中美能源贸易将年均增长100亿-200亿美元。

图3:中国原油消费量预测

资料来源:OPEC,天风证券研究所

图4:2017年中国原油进口国比例

资料来源:OPEC,天风证券研究所

  在过去,美国原油出口的一个局限在于炼厂的现有结构并不能完全吸纳美国地区开采的低硫原油。页岩革命以前,全球炼油厂都致力于开发及改进将重油提炼成汽油和柴油的生产技术。

  但是IEA(国际能源署)认为,当前石油消费需求发生的一些转变使得炼厂对重油的需求开始下降,美国低硫原油的增产将得到明显支撑。一方面,全球市场对重油提炼的柴油的需求大幅降低:中国LNG重卡及电动车的流行、欧美强制使用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规定均使市场使用柴油的比例下降。目前,中国炼厂正逐渐降低柴油的产量,进而减少重油的需求。另一方面,为顺应国际海事组织的《船用燃油硫排放》规定,船舶商必须使用低硫燃油。由于使用硫含量高的重油炼化低硫燃油利润率低,炼化厂,尤其是脱硫能力受限的炼化厂,更愿意直接选择低硫和残渣较少的原油,美国地区开采的低硫燃油恰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选择。

  就目前而言,欧洲的炼化厂面临来自非洲的轻油进口减少的问题,而亚洲地区对于化工产品需求的不断增加也掀起了石油化工建设的热潮。作为一种优质的低硫且残渣较少的原料,美国增产的低硫原油最有可能出口到正在积极寻求化工原料的亚洲及欧洲市场。从数据来看,欧韩日自2011年起对美原油依赖度的确在不断上升。

图5:美国进口原油占欧日韩原油消费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