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品   >    正文

耶路撒冷问题为何如此敏感?

来源:中金网 2017-12-07 15:36:56

尽管耶路撒冷问题看似与中国和亚洲没什么关系,但其对中东乃至全球来说都是巨大风险。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顾世界各地盟友的警告,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计划。此举推翻了美国数十年来的外交政策。

  自1947年分治以来,耶路撒冷一直处于中东和平努力的中心。当年,围绕耶路撒冷地位(及其作为犹太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共同圣城的重要意义)的敏感性,导致联合国最开始把它视为与以色列分开的单独实体。

  尽管以色列始终声称这座圣城是自己的首都,但迄今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这一点。

特朗普

  而特朗普这个决定使得他在一个具有巨大象征意义的问题上展现出个人的决心,并兑现他在竞选总统期间对支持者和捐赠者作出的承诺。美国总统在6月份让一些支持者感到失望,当时他延续白宫的一贯做法,针对国会对搬迁美国大使馆的要求签署了为期六个月的临时中止令。

  “显然,他不喜欢行使总统的法律条款临时中止权,他不喜欢看起来像是其他总统;他正在展示他以自己的方式行事,”白宫前中东顾问、如今任职于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的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表示。

耶路撒

  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其他美国总统拒绝履行1995年的国会法案,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该法案宣称承认当地铁的事实,并寻求把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

  认可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权要求不仅仅会破坏巴勒斯坦人在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主张自己首都的希望,并且撕毁了1993年的奥斯陆和平协议(该协议规定耶路撒冷的最终地位将通过协商来确定),还会在反以情绪已相对减弱之际让穆斯林联合起来反对以色列。

  尽管耶路撒冷问题看似与中国和亚洲没什么关系,但其对中东乃至全球来说都是巨大风险。

耶路撒冷

  “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民族之家”,在第1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17年,英国外交部长贝尔福写给犹太裔银行家罗斯柴尔德的一封简短信件成为以色列独立的依据。与此同时,英国与法俄确认了大战后如何划分在中东的势力范围,还向阿拉伯人承诺支持其独立。英国的这种外交策略导致了如今的混乱局面。

  2017年是“贝尔福宣言”100周年,也是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巴勒斯坦的第3次中东战争50年周年的节点。

  耶路撒冷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对中东乃至欧美的信徒来说都是一片特别的土地。100年来耶路撒冷之争成为全球的火种。

  以色列和阿拉伯诸国曾4度为争夺耶路撒冷交火。中东战争结束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也无数次发生冲突,民众深受其害。中东纷争的中心是巴以问题,其本质是围绕“耶路撒冷圣地归属”产生的对立。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主席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

  1993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主席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又称《奥斯陆协议》),实现了历史性握手。双方决定在之后的谈判中确定耶路撒冷的最终地位。

  要在巴勒斯坦地区实现和平,需要面临难民回归以及未来划定国境线等难题。耶路撒冷的归属是微妙的问题,历代美国总统等调停者均采取将该问题搁置的方针。

  而特朗普已承诺要斡旋达成他所称的“终极”协议,结束以巴冲突。以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为首的特朗普顾问们希望最快在2018年初公布启动新和平进程的计划。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在巴以冲突的核心问题上站队,已爆掉了人们对于美国可能充当诚实调解人的任何残存想法。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一直是一枚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如今令人忧虑的是,这位美国总统已点燃了引信。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